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婆媳关系不需要调和,只需要界限!

时间:2017-01-14 09:31:11 来自:婆媳关系  阅:
  “弄得家庭鸡飞狗跳的从来不是两个女人,而是巨婴化的儿子,和界限不明的父母。”

  文:清蓝

  1

  林久说:瓶子太不懂事了,明知我妈年纪一大把了,还老和她怄气。

  瓶子是林久的老婆,两人结婚五年了,有个三岁的女儿小水仙。

  我看林久气得不行的样子,问他咋回事。

  林久立刻连珠炮似的报出瓶子最近的“罪行”:

  吃饭的时候,他母上大人非要把老家拿来的熏肉给小水仙尝尝,说是“尝点老家菜,才不致忘了本”。

  刚夹了薄薄一片呢,正好被下班回家的瓶子看见,一把就推开他母上的手,肉“啪”一声掉在地上了。

  瓶子说:艾玛,这肉都熏成这样了,妈我跟你说,幼儿是不能吃熏肉的,对身体不好你老造吗?

  母上表示很生气,说,这是亲戚跑了老远,千里迢迢从老家背来的土猪肉,你老公从小吃到大,我们自己也吃了几十年,你看我们身体哪点不好了?

  说着一定要另夹一片给小水仙吃。

  哪知瓶子态度也很强硬,护着小水仙,硬是不让他母上得逞。

  两人就如此对峙了起来。

  最终,以小水仙哇哇大哭收场。

  但自此后,瓶子和他母上三天没有说上一句话。

  母上表示很委屈,言明自己也是一片好心,难道做奶奶的还会害亲孙女吗?

  林久看着年纪一大把的母上,就去劝瓶子给老人家认个错,让小水仙吃几片熏肉满足一下老人家的一片“好心”又怎么了,自己还不是被他们这样给喂大的?

  没想到瓶子当即变了脸色,直接摔门而去。

  母上也气得不行,骂他怂,连个女人都降不住。

  实际上,自从母上搬来和他们住一起之后,这矛盾就几乎没有消停过。

  以前两人单独住的时候,林久经常会帮瓶子做做家务,给瓶子做顿早饭,林久做得乐意,瓶子也很开心,但母上大人来了之后,每次林久帮瓶子做点事,母上就会私下提醒他:女人的事就留给你老婆做,你一个大男人,让一个女人呼来喝去,你还真有出息!

  被母上这样“提醒”,林久也不好意思再帮瓶子做家务了,慢慢地也觉得母上说得在理,因为母上总说:老婆和妈谁跟你最亲?当然是妈了,妈才是真正为你好的人,老婆毕竟是个外人。

  瓶子吃饭口味清淡,林久爱吃辣。以前林久总是将就瓶子的口味,但现在,每天的饭菜都以林久口味为准了。

  瓶子被辣得不行,就和林久商量,让他和母上说做饭少放点辣。

  林久跑去和母上沟通,却反而被母上训斥一通,说他快成妻管严了。

  林久劝不动母上,只得回来劝瓶子“忍着忍着就习惯了嘛”。

  瓶子气得夺门而出,从此再不回家吃晚饭。

  2

  林久愁眉苦脸:你说明明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她就不能忍忍吗?毕竟老人家也一大把年纪了,非要弄得家里鸡飞狗跳。

  我:她为什么要忍?

  林久表示很惊讶:如果她忍了,哪里会闹到这种地步?

  我:家是你和瓶子的?还是你母上的?

  他一愣:当然是我和瓶子的啊。

  我:既然是瓶子自己的家,不是你母上的家,那她为什么要无条件容忍外人的操控?

  很多时候,在遭遇到婆媳矛盾的时候,男人总是表示很无奈,一方是妈,一方是老婆,到底该站哪边?

  站老婆就是不孝,就是“娶了媳妇忘了娘”。

  而且,在很多男人的心里,原生家庭的“亲情”永远是排在夫妻感情之上的。

  父母兄弟姐妹才是“亲人”,而老婆更像是外人。

  父母兄弟不能换,而老婆是可以换的。

  在他们的心目中,老婆的重要性远远低于“家人”。

  这也是他们在婆媳矛盾发生时,一再让老婆“忍耐”的根本原因。

  哪怕明知父母所言所行并不在理,他们也依然无原则要求老婆妥协。

  就像林久明知熏肉对幼儿身体有害,依然要瓶子妥协于母上,理由只不过因为母上是“一片好心”。

  但母上是一片好心,老婆就不是好心了吗?

  只是他们根本想不到老婆的身上,他们觉得父母年纪大,是长辈,所以父母的要求,哪怕并不合理,他们也无法做到拒绝。

  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,只要拒绝长辈的要求,就意味着“不孝”。

  这其实,是因为他们还是一个属于父母的“巨婴”,在心理上,根本没有真正成熟起来。

  婴儿化的表现,就在于自我界限的模糊。

  3

  什么是自我界限?

  自我界限是指在人际关系中,个体清楚地知道自己和他人的责任和权力范围,既保护自己的个人空间不受侵犯,也不侵犯他人的个人空间。

  从心理发展上看,自我界限是逐渐形成的。

  胎儿是没有自我界限的,他认为他和母亲是一体的,母亲就是他,他就是母亲的一部分。

  出生以后,婴儿虽然在肉体上与母亲已经分开,但在心理上仍然连在一起。没有母亲或母亲的替代者,他一天也活不下去。

  成长的过程,也就是与母亲在心理上分离的过程。分得越开,也就意味着成长得越好。

  但遗憾的是,好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形成一种分离不彻底的状态,这就是一种不完全的成长。换一种说法,就是:处于这种状况的人,他的自我与母亲之间的界限不清楚。

  这实际上就是一种“巨婴”心理:类似于婴儿觉得他和母亲是一体的。

  拥有这种心理的成人,即使已经结了婚,却从没把自身从原生家庭里真正脱离出来,没有意识到新家庭对自己而言意味着什么。

  在他们的眼中,新家庭,只不过是附属于庞大的原生家庭的一个零部件而已。

  这个零部件只为庞大的原生家庭的运转服务,永不会脱离,也不可能独立。

  它不能违抗来自原生家庭的指令,只能无条件妥协和听从。

  因为他们是没有“自我”或“自我不完整”的,所以他们才会要求,这个零部件的另一个成员——妻子,也要和他们一样,对原生家庭的指挥,无条件妥协和听从。

  就像一个婴儿,手里拿着个玩具,他需要这个玩具,也爱这个玩具,但他是不能离开他的妈妈的,因为他无法独立。

  如果玩具和妈妈起冲突,哪怕明知玩具并没有错,但他能因为一个玩具,就和妈妈分道扬镳吗?

  他做不到。

  巨婴化的心理让他很难真正脱离父母“独立”起来。

  所有的婆媳矛盾,背后都站着一个巨婴男。

  实际上,子女既然已经成年,父母就该合理退出。

  婚姻,标志着一个新家庭的诞生。

  对于完全成年的夫妻双方来说,这个新家庭,不应该是永久附属于原生家庭的一个零部件,而是一个崭新的机器。

  有权力操控这个机器,维持这个机器,发展这个机器的人,只能是造就了这个机器的人,也就是夫妻双方。

  其他任何一方,想要操控这个机器,都是对夫妻权力的一种侵犯。

  我们的家,由我们两个人diy,我们的子女,由我们两个人负责,我们犯的错,由我们两人独自承担后果,这才是真正健康地脱离了原生家庭的,有活力,有自主意识的“成人“之家。

  所以,所谓的婆媳关系,在健康的“成人”婚姻里,从来就不存在。妻子和丈夫负责新家庭,婆婆负责自己的旧家庭。两个家庭界限分明,各自开各自的车,走不同的道,互不干涉,又何谈冒犯,又哪里来的矛盾?

  婆婆不会跑到儿子的家庭里指手画脚,妻子也不会跑到婆婆的家庭里指点迷津,各人的家庭各自负责。

  只有在畸形的巨婴型婚姻里,才会有所谓的婆媳矛盾。

  弄得家庭鸡飞狗跳的从来不是两个女人,而是巨婴化的儿子,和界限不明的父母!

  -END-

  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