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给自己的心自由,做一个自在禅者

时间:2017-08-01 10:16:54 来自:佛学禅语  阅:
一个人,终年着青,青衫,布鞋,管学生叫弟子,称访客为“先生”,出门必先对镜,整理衣冠,走路时一手撩起长衫衣襟一角,微微含胸……这么个人穿行在西装革履的现代人中,谦抑而安静,自有种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淡泊笃定。原因呢?有的,自幼在中国的传统古文化里浸泡,读古诗、做古文,从骨子里觉得自己就该是一个着长衫的书生,于是他真的按照自己心愿,做了一个书生,而他不过是一个还不满30岁的年轻人。

这样的人,既不随波逐流,也不刻意标新,孤独却不以孤独为苦,寂寞却能把寂寞当成真正的人生。不会为了逃避孤独,一窝蜂地和别人做一样的事,发同一种声音,向同一个方向发起冲锋,并且美其名曰“时尚”。他追求的,不过就是两个字:“自由。”

顺治,满清入关的第一代皇帝,六岁登基,十四岁亲政,二十四岁去世。九五之尊而不耽溺享乐,整顿吏治、严惩贪官,招抚流民,鼓励开荒,救灾救荒,发展生产……当时的福临,不过是个十几二十出头的孩子。

死时也不过还是个孩子,却染上天花,自知不起,向全天下诏告“罪己”没有治理好国家,没有致福于百姓,我的罪;先母亲去世,不能孝养母亲,我的罪;父亲去世时,自己因尚年幼,未尽孝仪,本应在母亲去世时给予弥补,但今不能承欢母后,反给母亲带来痛苦,我的罪;对满洲亲贵未能照应周全,我的罪;偏向任用汉族大臣,疏远满洲官员,我的罪;没能很好地发现人才、使用人才,我的罪;对不称职的官员未能及时撤换,我的罪;在宫中花费过多,影响官员的俸禄,我的罪;在宫殿建造和器具使用上花钱太多,未能体谅百姓生活的艰辛,我的罪;董鄂妃去世,悲伤之情过甚,违反丧葬之礼定制,过于铺张,我的罪……

一切都是自己罪过,一切都不肯为自己开脱,要求自己太过严格,连官样文章都不屑于做一做,这样的人,活得真是很累的:情关难过,富贵又不是自己想要的,一身如寄又如锁,精神的桃源在哪里呢?

所以他的诗才会那么迷茫:“未曾生我谁是我,生我之时我是谁,长大成人方是我,合眼朦胧又是谁,不如不来也不去,来时欢喜去时悲,悲欢离合多劳意,何时清闲谁得知。”

终其一生,他也没有得到他渴望了一辈子的自由。

那是佛陀成佛不久的事,一个炎炎夏日的中午,他从舍卫城托钵乞食而回,遇到一个为了追赶什么而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农人。农人认出佛陀,向他诉苦说:佛陀啊,我有一房美丽的妻子,可是她却跟我面和心不和,昨天干脆跟一个银匠逃跑了,我追她追得真苦啊,到现在也没追上!

佛陀说,原来是这样,你丢了一个和你面和心不和的老婆,你就算把她找回来,她不还是跟你面和心不和?你不是还得生活在针尖和麦芒之间,苦不堪言?要知道,世上一切身外之物或迟或早,都要丢掉,唯一不能丢掉的,是你自己的心啊!

农人一听,五雷轰顶,跪倒便拜,随佛陀清修去了。

你看,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得不到绝对的自由的,不过,如果能够把自己的心调理得从容淡然,即使是生活在命运的夹缝间,也能让一颗心长出茵茵绿意,参拜青天。否则,就只有满腹愤怨,如同身处牢关。那么,从现在开始,问问你自己的心吧,它想要些什么,想过什么样的生活,然后,不要再勉强它追着这个跑,追着那个跑,给它自由,即使你不修佛,也是一个平生踏遍千溪雪的自在禅者。

一个人从与天地万物混同一体的状态中硬生生剥离出来,从此踏上一条血肉模糊的人生之路,确实值得悲哀;不过,只要把一颗心看淡,学会从容,能够从逼窄狭仄的境地中找出独属于自己的路,便不会经受那么多的苦楚,而体味到自由的欣悦。

感悟:顿悟禅法,就是让人瞬间觉悟自己,从“我”的束缚中解放出来,矛盾消融,烦恼归于虚空,投入但不迷失,执着又不舍自在。迷者的人生是颠倒与烦恼的人生,悟者的人生是享受与欣赏的人生。万般能为皆小术,惟有觉悟是大道。佛家的精神是:以出世的姿态入世。佛家不从事世俗的工作,不追求世俗的名利,不享受世俗的生活,但他们却积极介入社会,并承担着一项特殊工作:抚慰人的心灵,引导人的善行,为人类寻找一个安顿身心的乐园……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